宁焕侠致(写给)班理的信
——宁焕侠曾为陕西省妇联红凤工程办公室工作人员,现就读于美国
来源:红凤办  日期:2004/12/31 9:20:00 
班理:新年好!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消息并代我向嘉明问好。我可以看到红凤、春蕾计划、研究会及省妇联的网。我了解同事们所作的工作。网络可以帮我跨越时空与你们同行。   我的心一直是与红凤在一起的。时光飞逝,但往昔历历在目。记得过去小贤和我常说,红凤就像我们的女儿。我们就像母亲一样爱她、呵护她、培养她并精心为她设计未来。我永远也难以忘怀2000年6月17日在高新开发区火炬大厦举办的首届红凤资助生毕业欢送仪式。那是一台由受助生自编自导自己主持的一台节目,看着她们充满自信、朝气蓬勃地载歌载舞,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们时的情景--低着头、声音低到似乎听不清楚地步,以及之后她们一点一滴的成长,心中的激动、兴奋和幸福的感受是无与伦比的,那一刻,我再也无法控制,一任泪水抛洒,自始至终。媒体的朋友告诉我两个字:“值了”。是的,无论我们付出了多少、付出了什么,都值了。   接受高等教育是赋权和解放妇女的关键途径之一。红凤有好多意义,其中之一就是帮助了那些缺乏资源和机会却不懈地与传统意义上女性命运进行抗争的农村贫困女青年。我来自农村,对此感同身受。当初考大学的动力之一就是不想再像我母亲那样守候家中,我想要一个同男子一样的大世界。红凤的受助生中有不少是家中、村中、甚至乡里的第一个女大学生,她们大多来自边远贫困山区,必将对那里的女子教育起到一个示范和推动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红凤是一个功在千秋的事业,妇女组织必须关怀和大力支持她们的成长。   我佩服你的勇气、信心和魄力,红凤必将在你的手中蓬勃发展、茁壮成长。如有需要,我会永远为红凤尽绵薄之力。   我在这里的学习任务很重,由于语言的障碍,我必须付出几倍于其他学生的努力。至此,我已修完9门课程,现已着手毕业论文和最后一门功课。毕业典礼将于明年五月下旬举行,我计划5月底返回。希望我能赶上红凤十周年的隆重庆典。   由于无法使用五笔输入法,用汉语写信相当困难,所以就此辍笔。   代问同事们好,我很想念大家。谢谢!     焕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