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性别视角中的贫困地区女性助学工程
——以陕西省“红凤工程”为例
来源:红凤办  日期:2011/8/21 14:32:37 

社会性别视角中的贫困地区女性助学工程

——以陕西省“红凤工程”为例

(陕西省妇联研究室    陕西省红凤工程志愿者协会)

 

关键词:社会性别;视角;红凤工程;女性;助学

  要:关注贫困地区和助学是我国实现和谐社会和促进教育公平的一个重要课题;促进和保障教育公平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不懈追求的目标。本文以陕西地区著名的助学工程“红凤工程”为例,以“性别”的视角审视、关注贫困地区的女性实现教育平等的问题,通过一系列的实证研究指出:作为西部贫困省区陕西实施的“红凤工程”,是在国家助学政策体系尚未建立之前,就依靠本土资源、动员社会各界帮助暂时处于弱势的女性群体实现获得高等教育机会的权利。同时,“红凤工程”作为非政府机构实施的一项助学工程,在实现社会动员、发挥民间组织在构建社会支持系统中的作用也是具有深远意义的,即:通过创新工作机制,帮助广大红凤工程受助生健康成长,提供其锻炼的舞台,同时通过创新志愿服务机制让她们知道感恩社会、回报社会,培养和增强了她们的社会性别平等意识,实现女性的基本权利。“红凤工程”实施的意义就在于:“红凤工程”作为西部地区可复制的助学工程,它在弥补公共政策中的性别盲点,促进教育领域的扶贫向女性倾斜,延伸了教育扶贫帮困的链条,保障教育公平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The “Red Phoenix Project” of Shaanxi Province, A Female-Granted Education Project in Poverty-Stricken Area within A Gender Perspective

 

BAN Li

The Research Office of Shaanxi Provincial Women’s Federation;

The Volunteer Association of Red Phoenix Project

 

Key Wordssocial gender, perspective, Red Phoenix Project, female, education assistance

AbstractIt is a crucial topic for our country to realize the harmonious society and promote the education equality focusing on the poverty-stricken areas and education assistance. The promotion and safeguard of the education equality is a necessary demand for building a harmonious socialist society, as well as an unremitting goal in the reform and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in the nation. Within a gender perspective, the thesis exams the issues of realizing education equality in the poverty-stricken areas, taking the Red Phoenix Project, a famous project to the female-granted education in Shaanxi Province, as a mode. Through tons of empirical study, it tells that: the Red Phoenix Project exerts an important function in gaining the rights of receiving the higher education for Poverty-Stricken female students, which is on the basis of the local resources and social motivation ahead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policy of national education assistance. Meantime, as an education-granting course driven by a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the Red Phoenix Project plays a very important role in constructing the system of social support during the process of the social motivation and the NGO’s functions. Through the innovation of the Red Phoenix Project, the grantees are assisted to grow up soundly and provided a platform for demonstrating their abilities. Thanks to the mechanism of innovation, volunteer and service, the grantees acknowledge to be grateful to and pay for the society. They are developing and strengthening the consciousness towards the social gender 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and realizing the basic rights of the female. The significance of implementation of the Red Phoenix Project lies in that, as a recopied-based livelihood project, it makes up the blindness of the public policy, promotes the inclination of the education towards the females, and expands the chain of the education grant, enjoying an un-comparative function in realizing the harmonious society and safeguarding an equal education.

 

   “贫困是因为经济收入不足而不能达到最低生活水平或社会可接受的生活标准的状况”,“贫困必须被视为是一种对基本能力的剥夺,而不仅仅是收入低下”(阿马蒂亚·森)。世界银行认为:“贫困除了物质上的匮乏、低水平的教育和健康外,还包括风险和面临风险时的脆弱性,以及不能表达自身的需求和缺乏影响力”。通常情况下,社会地位较低、经济相对贫困、身体有缺陷的社会群体和女性群体在竞争中经常处于弱势,在获取教育机会上亦是如此。

近年来,以代表维护妇女利益、推进男女平等为己任的妇联组织和使命、愿景相近的妇女组织,针对女性公平享有教育资源政策中的性别盲点的缺陷,组建并实施了支持女童读书的“春蕾计划”、“山丹丹助学”、“红凤工程”等由非政府组织主导的,动员社会力量投入的非正式助学体系,在帮助女性实现平等接受六年、九年义务教育,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方面,发挥了独特的作用。本文以陕西省妇联发起并构建的以帮助贫困地区女大学生实现接受高等教育权利的“红凤工程”为例,分析其诞生、发展、创新、可持续、可复制的特点,以期推动“社会性别主流化”在教育领域的实践。

一、背景

(一)资源稀少且不平等的女性求学之路

改革开放以来,地处中国西部的陕西省,所辖107个县、区、市里,国家级贫困县达47%,省级贫困县达65%。这种区域型的贫困是根源于不同的自然条件、人口素质和历史机遇的区域连片分布的贫困,并与个体之间素质差异和机会不均等原因导致的个体型的贫困结合起来,成为女性求学的客观障碍。

改革开放以来,贫困地区的女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认为18岁以下的都是儿童)接受教育的人数和比率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贫困女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员却增长缓慢,有的贫困县每年考上大学的女生还不到男生的1/5,但仍然面临家庭贫困不得已辍学的危险,其中不乏有人收起录取通知书,含泪外出打工,放弃接受高等教育的事例。

在家庭资源稀少且分配不公的情况下,女青年不得不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成为传统观念的牺牲品和机遇的错过者。对那些期望通过接受高等教育改变自身和家庭贫困面貌的青年女性,则面临着有可能重复贫困恶性循环怪圈的风险。

2006年,千阳县一位女高中生于2005年考取陕西中医学院,父母不供她求学,而让其学业不如她的弟弟上大学,无奈之下她去南方打工,音讯全无。(2006年对千阳县女高中生访谈时了解的情况)

   (二)高等教育收费制度对女大学生求学的影响

高校收费概况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的高等教育从免费到收费,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是免费阶段从新中国成立到80年代中期;我国实施的是“免费上大学”和“人民助学金”的资助政策。

二是“低收费”与“自费生”双轨并存阶段,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到90年代中期,有的地区开始试招自费生,当时的收费标准很低,每人每年收费100-300元。1990年国家教委正式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招收自费生的规定》,这标志着缴费上学政策正式出台。

三是“并轨”阶段1994-1995年,逐步取消了自费生制,实行统一的普遍收费上学的制度,1994年全国有43所高校进行“收费制”招生改革试点,1995年有100多所院校实行招生“收费制”,收费改革全面推开。据《中国教育报》200339提供的资料显示:我国各类高校普遍“并轨”,尽管不同学校、不同专业的收费标准有所不同,但学生人均年缴费大都在3000-8000元。其中师范、农林类尚需2500-5000元,普通高校普遍为4000-8000元,一些重点院校和热门专业则高达上万元。再加上住宿费和生活费用,培养一名大学生年平均费用为1万元甚至更多。对此,一般家庭尚难以支付,贫困家庭则更难承担,从而导致高校贫困生人数加大。

 

来自商洛大山镇安县的小雷,是1996年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女大学生。但贫穷的家庭使她面对收费并轨的高校,几次产生辍学回家种地的想法。       (红凤生小雷  2006.2.10

 

陕北富县的小王,父亲患癌症不幸去世,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西安工程学院,母亲用在县城扫大街的微薄收入供给她和妹妹走进大学和高中,她曾有过一个学期只在食堂的饭卡上吃过不足100元的伙食费的记录。                            (红凤生小王 2006.2.15)

       

大巴山中宁强县的小陈,母亲是三年困难时期从河北农村投亲留在这里的,她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于2003年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却被父亲以他没钱,供不起而力阻女儿去北京求学。在母亲的支持下,她终于走进校门,每天都刻苦学习到教室熄灯才回寝室,却常常为伙食费发愁。

                                                      (红凤生小陈 2006.6.18)

 

据红凤工程2006年调查访谈结果显示:申请红凤工程资助的贫困女生,大多数选择不收或少收费的农、林、水、矿等专业,或者选择师范、医疗等院系,主要出于经济(学费)的考虑。出于热爱或特长选择的专业,大多数也是从毕业后的就业难易程度而决定。从某种意义上看,经济的窘迫成为她们求学第一要解决的问题。学费问题成为贫困女大学生“上,还是不上”选择,选择“上”,无疑个个都明白背后的家庭、个人沉重的付出,选择放弃的,正是因为“缺乏必要的手段、能力和机会而不能摆脱这种最低生活水平或生存状态”,使这种选择显得是那么的无奈和令人痛惜。

(三)95世界妇女大会的契机

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妇女受教育历来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尺,提高女性受教育的水平,是促进女性发展进步的基础工作。1995年,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政府宣布“男女平等”为基本国策。大会通过的《北京宣言》,以及《行动纲领》将“妇女教育”列入12个重大关切领域之中,指出:“教育是一项人权,是实现平等,发展与和平的一个重要工具”,给了陕西省妇联深刻的影响。社会性别主流化,性别视角、性别盲点、参与式发展等等新的概念开始进入视野。根据地处贫困的西部地区的实际,帮助妇女中的弱势群体发展,就成了陕西省妇联的慎重选择。

(四)陕西省妇联的独具匠心----“红凤千花帐”

就在迎接′95世妇会召开之际,陕西省妇联发动近千名妇女创作了一幅长7,宽5的巨幅绣帐,用10085寸见方的各色绣品联制而成,因图案是一只昂首振翅,凌空飞翔的红色凤凰,代表了黄土文化对女性的美好寓意:吉祥、幸福、和平、奋进、带动等等,因其精美的图案,富有民族特点和三秦地域特色的深厚文化内涵,故命名“红凤千花帐”。在京展览时引起轰动,世界各国的姐妹纷纷在此合影,把美好的瞬间带回自己的家乡。为了使这幅精美的绣品在支持陕西妇女发展、推进性别平等中发挥应有的作用,陕西省妇联主办了拍卖的活动,并决定用拍卖“红凤千花帐”所得的31.5万元作为基金,全部用来支持贫困地区女性高等教育的资助工作

二、“红凤工程”的诞生及发展

199638,利用 “红凤千花帐”的拍卖款35万元(实为31.5万元,其中3.5万元为拍卖行的手续费)的利息,陕西省妇联启动了“红凤工程”。在高校实行收费并轨的当年,就为83名女大学生解了燃眉之急。迄今为止,“红凤工程”共资助在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241所大学求学的 2413名陕西籍的女大学生,资金总额达 1000多万元,成为具有扶贫和性别公正的扶贫行动,成为全国高校中唯一的最早始于民间妇女的力量,继而动员海内外及社会各界参加,帮助陕西省贫困女大学生实现接受高等教育权利的助学工程。妇联作为非政府组织,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发展的教育领域,作了有益的尝试。

13年来,“红凤工程”经历了初创、发展、逐步完善等推动贫困地区女性实现接受高等教育权利的阶段,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最早开展了动员社会民间力量在经济上资助贫困女大学生的实践(1996年至2002年)为第一阶段,以经济帮助为主。

由陕西省妇联发起的“红凤工程”是全国首个利用民间力量——劳动妇女创造艺术品的拍卖款,资助本地贫困女大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助学工程”。也是在国家助学体系尚未建立和完善的情况下,最早启动民间的非正式支持体系来帮助相对弱势的群体,以期提高女性整体受教育的水平。资助的善款来自海内外基金会、企业,尤其是中、低收入的工薪阶层,具有群众参与广泛的特点,被陕西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誉为“陕西群众参与精神文明建设的一朵奇葩”,20069月,获全国“首届社会公益示范工程”入围奖。

(二)创新工作机制,发挥妇联优势,拓展服务领域(2003年至今)为第二阶段,提供经济资助和心理帮助、社会实践机会并重。

1创新管理、激励和监督机制19962002年之间,省级妇联以开展宣传、接受社会捐助和向红凤生发放资助款等工作为主。由各县妇联严把申请生的资格审查关,把那些真正特别贫困、本人品学兼优的独女、双女,作为优先上报的对象,虽然红凤生的考察由县、区级妇联负责,但激励和监督制度的建立尚属空白。自2003年开始,省妇联要求基层妇联开始建立并逐步推开激励机制和监督机制的建设工作:每上报10名申请生,要求动员本地资源自行解决一名申请生的资助款,省红凤办在征得资助人同意的情况下,再优先资助该县1名申请生,以此调动基层妇联动员社会力量开展资助工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反之,若工作不细,申请生申报的情况不实,经查证,立即取消该县、区妇联当年申报的贫困生在网站上公布信息的资格,以此要求各级妇联以高度的责任心做好前期的考察工作,确保“红凤工程”的公信度。按照红凤生“毕业5年后,再资助一名贫困的女大学生”的承诺,在进入回报年限后,若本人或家里确有困难,不能履行诺言,可向县级妇联提出申请,逐年延续到能履行为止,既体现“人性关怀”,为红凤工程建立可持续的资助体系,又建立起来自基层县、区妇联分工管理的模式。

2)创新能力建设机制  帮助红凤生健康成长

根据红凤生的需求,陕西省妇联启动了以经济资助为基础,能力建设为主导的新型助学模式。针对红凤生既面临经济困难、且心理压力较大的现状,红凤工程按照“自立自强,自助助人”的宗旨,在经济资助的基础上,彰显人文关怀,在西安红凤生较集中的高校,发挥动员妇联的社会资源,开展了以举办“心理辅导”讲座、“个案咨询”、“小组工作”、“同伴教育”等形式的心理健康帮助工作,使红凤生适时减轻因经济窘迫,产生的不良心理反应,引导她们正确对待人生和学习中的暂时困难,增强自信,改变态度,迎接挑战。

针对红凤生为主组建社团的现状,还开展了“社会性别”、“团队建设与沟通”等培训,介绍勤工助学岗位(家教,推销岗位等),到社区服务智障、残疾儿童等,开展“炼就飞翔的翅膀”等打工活动(05年),同时开展社会调查,以组织志愿者(红凤生为主)作为开展工作为主要形式,为农村小学建立“流动图书角”;组织开展“大学生就业、创业指导团”进高校辅导等方式,不断提高红凤生适应社会、服务社会的能力。

20052009年,省妇联红凤办共组织心理专家、红凤工程爱心大使、形象大使、研究人员作为志愿者进入高校做讲座、报告40余场次,这些均丰富了非正式支持机制的内容。

3)创新志愿服务机制    感恩、回报社会

资助人选择自愿捐资帮助贫困的女大学生;红凤生选择志愿服务社会来传递爱心;红凤工程命名了一批社会爱心人士做为“爱心大使”、“形象大使”、“红凤知音”、“培训、宣传、策划、法律、心理”的顾问,以志愿精神为指导,主动服务红凤生,帮助她们增强能力,学会健康成长,学会感恩社会,为她们提供了“社会性别”,“人生职业生涯规划”,“志愿服务基础知识”等咨询和培训。

广大红凤生通过组建学生社团,志愿服务同伴和社区,开展“社区环境健康教育 ”、“地球儿工作坊”等活动,为贫困地区和地震灾区的学校建图书角,到农村去开展农业科技咨询服务,到社区去服务智障人士等弱势群体,不仅提高了红凤生的自信心,增强了服务他人和社会的能力,更重要的是给自己回报社会的爱心找到了实现的途径,从而感受到助人的快乐,并建立起自己的社会资本,感恩回报社会。

20079月,红凤工程志愿者协会正式注册成立,8个以红凤生为主、以志愿服务为特征的高校社团,成为协会的团体会员。按照协会的章程,开展各项“给志愿者以力量”的工作。自2005年开始,为了倡导、支持红凤生开展各种志愿服务,在香港资助人的专项“志愿服务”资助金的帮助下,初步建立红凤工程志愿者/团队表彰激励机制,成为陕西省首个创建志愿服务激励体系的民间组织。至今为止,已连续5年表彰优秀志愿者和志愿者团队。产生了一批优秀的志愿者和团队,其中有坚持四年为在北京求学的红凤学子服务的“绿风红心”,连续三年获得“优秀志愿者”荣誉称号。200812月,陕西省红凤工程志愿者协会以在抗震救灾和社区服务、培训志愿者、对外交流等方面的突出成就,获得中国社工协会志愿者工作委员会授予的“优秀志愿组织”荣誉称号。

4)创新回报机制,实现兑现承诺和签订协议双重管理

通过对贫困女大学生群体提供力所能及的经济资助和心理帮助,以及为红凤生创造开展能力建设和社会实践的机会,使她们成长为身心健康的合格劳动者,选择合适的岗位就业,有一份稳定、体面的职业和收入,这样才可能在有能力时,再帮助那些贫困的女大学生完成学业,使资助人的爱心得以传承。事实上,也确实有不少毕业生向省妇联表达了她们回报红凤工程的愿望,并承诺要再资助一名申请生,资助金额等同于自己当初受资助的金额。

 

再次感谢你们对我的帮助,以后我会经常关注“红凤工程”的活动的,也会用实际行动来回报社会。(红凤生小付,2009.5.16

 

事实上许多红凤生已经在2000年在西安召开的“首届红凤毕业生欢送会”的倡议书上签了名,成为“红凤工程”独有的回报承诺,这也是不同于一般慈善组织赠予行为的独特之处。事实上有许多不到回报年限的红凤生,也已经提前进入了回报行列。就连考上研究生后,按仍在校学习可以依次顺延回报年限的红凤生,也牢记自己的承诺。为了提醒红凤生记住自己的承诺,在法律顾问的建议下,每个红凤生领取资助金时,省妇联红凤办都要附上协议书,自愿签署,这样具有道德约束和法律保障的双重保险,使“红凤工程”步入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西安工程大学的小王,因品学兼优,被命名为该校贫困生里的“红凤之星”,并被保送为思想政治专业的研究生,她的妹妹也考上了大学。尽管按照规定,她可以把履行诺言的时间顺延至研究生毕业,但是她说:“红凤给我的帮助太大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志愿服务社会,履行诺言,让更多的姐妹能感受到红凤带给大家的帮助”。      (红凤生小王 2007.6.24

 

5)以研究成果推动性别平等  不断改进帮助贫困女大学生的工作

从提供资助向女性贫困大学生倾斜,到整合各种社会资源继续关注这一群体,从经济资助到心理辅导、同伴教育、组建志愿服务社团、开展能力建设和社会实践活动,探索红凤生的勤工助学实践途径,以及与企业签署资助和就业选择捆绑协议,探索红凤生受助心理的变化及感悟,逐渐形成“红凤工程”的组织文化,等等。自2002年以后,“红凤工程”的实践引起了省内研究部门和学者的高度重视,研究论文《贫困地区女性高等教育社会支持机制可持续性研究——陕西省妇联“红凤工程”个案分析》,《社会资助对贫困地区女大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作用和影响》,《贫困女大学生心理救助及干预方法探讨》等一批研究报告,或发表在《妇女研究论丛》上,或收入陕西省委、省政府优秀获奖调研报告集(2006年,2008年)中,或经领导批转至相关部门研究落实,起到了实践提供研究内容,成果指导或改进工作的重要作用。

6)倡导合作,推进“社会性别”进入主流媒体培训。

为了向社会扩展“红凤工程”在推进反贫困中的性别意识,红凤工程多次与陕西电视台、陕西卫视、都市青春频道、经济频道,以及省、市电台合作,举办《心系红凤》专题电视节目录播及谈话节目。邀请新华社,中国妇女报,陕西日报、华商报、三秦都市报、西安晚报等主流媒体采访报道,精心策划实施“让红凤炼就飞翔的翅膀——2005年暑期勤工助学活动”,“放飞红凤——2003届红凤工程毕业生欢送会”,“志愿服务---我们走进2005,“爱在今秋——2003年红凤生资助金发放会”,“同结爱心链,共助红凤飞”——人人乐捐助陕西贫困女大学生启动仪式,“庆三八暨纪念‘红凤工程’十周年——陕西著名巾帼书画家联谊活动”,“放飞红凤,爱心助学,明天更精彩——2002红凤工程毕业生演唱会”,“助你飞翔  迎接风浪——大学生就业、创业指导团报告会”等系列活动,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同时在陕西省政府公众信息网上,建立红凤工程网站(www.hongfeng.org.cn),扩大向社会的宣传力度,同时为各校的贫困生和社团提供了交流的平台。

为了提高媒体从业者的社会性别意识,“红凤工程”在福特基金会的支持下,开展了系列的活动,如:连续三年举办三期“社会性别新闻、研究人员高级研训班”,为妇女发展和性别平等工作的推进,创造了良好的新闻舆论环境。

三、红凤工程的启示  

红凤工程在西部贫困省份之一的陕西省实施,显示了民间对促进女性实现接受高等教育权利的人心所向,而陕西省妇联动员了来自社会各界、各种资源的投入,多方位的帮助暂时处于弱势的女性群体获得改变受教育程度乃至获得持续发展进步的动力。

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国家助学政策体系尚未建立之前,就率先行动,不等不靠,实实在在的帮助贫困女大学生这一群体。在促进女性大学生平等接受高等教育权利基本实现后(帮助女大学生入学后),与时俱进,不断探索实践扶贫帮困的新内容,拓展服务的领域,发挥了妇联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社会优势,在国家正式支持体系之外必不可少的非正式支持体系中,做出了妇联组织的有益探索,并以13年的发展经历带来以下几个方面的启示:

(一)弥补公共政策中的性别盲点,促进教育领域的扶贫行动向女性倾斜。

从公共政策的角度看,从1996--2003年左右,我国教育行政部门形成较系统的高教助学的政策,简称“奖、贷、助、勤、免”,以及“绿色通道”,其政策体系最大特点是性别中立或者说是缺少性别敏感。按照性别主流化的要求:一项政策出台前,要预测检验它对不同性别群体产生的影响,是促进性别平等,还是扩大两性平等的差距?而接到高校录取通知书的女青年,面临的入学困难很多,其中一项就是家庭选择经济资助的对象往往是儿子,女儿则往往成为家庭资源有限情况下被放弃资助的对象,造成的后果之一是女性有可能进不了大学, 虽然有“绿色通道”,但由于信息的不对称,也是造成女性准大学生流失的原因之一;由此间接影响女性整体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导致国家人才资源队伍建设中女性的缺失,如女性将来就业保持低层次、低报酬、地位相对低下。更重要的是将很难改变“出生性别比不平衡的现象,因为从“生命权”、“健康权”、享有“医疗权”、乃至“受教育权”、“就业权”等诸方面的存在机会不平等或歧视的风险,必须采取相应的政策、制度的保证。需要带有社会性别视角的助学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向弱势的女性群体倾斜,才能确保“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落实。各种助学政策在执行过程中要关注普通女大学生,注意担任学生干部或社团干部获得的助学金机会较多等现象,坚持同等情况下向贫困大学生、特别是贫困女大学生倾斜的政策。

   (二)扶贫要注重“扶心”,为红凤生能力提升搭建平台

现代女大学生急需的参与社会实践的能力,寻找机会的能力、积累社会资本的能力、沟通和团队合作的能力、志愿服务社会的能力等,都要在社会实践中锻炼生成。高等教育能够帮助女性增长知识和技能,但最重要的是要使红凤生产生改变贫困的欲望和理想,把握恰当的时机和条件。

“红凤工程”还为在西安的红凤生、所在的学校搭建与社会、企业、民间公益组织之间的信息交流平台。开展普通高校教育中尚缺乏的对学生人生职业生涯规划的教育和就业的指导,深受红凤生的欢迎,事实证明也是社会力量帮助贫困女大学生改变脆弱性的有效做法。

(三)增强红凤生的性别意识,实现基本人权。

    为使红凤生了解社会性别的含义,认识自己的权利,增强“自尊 自信 自立 自强的意识,了解自己和社会歧视妇女现象的关系,从而增强平等的意识,努力改变现有的性别不平等格局,开展对红凤生的“社会性别”培训暨讲座,具有深远的意义和影响。 由于福特项目执行完毕,面向高校女大学生的“社会性别”培训正在整合资源准备继续进行下去。

(四)发挥民间组织在构建非正式支持体系中的作用,延伸教育扶贫帮困的链条。

目前女性接受教育中的弱势群体是贫困的女高中生和家庭极端贫困的女大学生,陕西省妇联针对义务教育阶段女童实施的“春蕾计划”、“大龄女童技能培训”,陕西省妇女理论婚姻家庭研究会针对贫困县高中女生开展“山丹丹助学计划”,省妇联还联系美国燃灯基金会,共资助了7个贫困县高中、职中的女学生,并开展专门资助女大学生的“红凤工程”,现已经形成民间组织动员社会力量的助学链条。这种“女性帮助弱势女性”和“妇女组织帮助弱势女性”助学之路,证明了一个或几个较少拥有资金支配权的非政府组织,联合或联动起来,运用组织的政治资源、组织资源、社会资源,帮助女童、女高中生、女大学生,激励她们求学的愿望,迈出改变自己、改变家庭、提高女性教育水平或民族教育水平的关键一步,是确实可行的,也是切实有效的。它所产生的汇集社会爱心暖流,滋润温暖着最需要关爱的群体,为和谐社会的建设出力尽责的社会效用是不容忽视的。

四、挑战和建议:

1、使“红凤工程”做到可持续、可复制

只要有贫困、自然灾害、性别盲点、教育机会享有的不公平现象,就有妇联服务的对象。因为受教育的低等次决定了就业的低层次、低收入和职业隔离现象的持续性,将影响女性的就业和参政、以及婚姻、家庭组成、子女教育等。

要加强“红凤工程”的可持续发展的研究,在机制化、制度化建设方面有所成就。在全省的市、县、区小范围的复制时,一定要实事求是,处理好“群众所急,妇女所需、妇联所能”的关系,量力而行,尽力而为,把这项民生工程做实做好。

2、提升组织成员的自身能力,增强资助人、红凤生、新闻媒体的社会性别意识

   将能力建设纳入到省妇联的干部培训计划中,尽量整合社会资源,开展各种能力建设,与不同受益人群联合举办“社会性别”培训,优化社会环境。

 

作者:班理  陕西省妇联研究室 主任      

Tel 029-8558204513319253838    E-mailBanli353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