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妇联 | 班理:助飞“红凤”, 教育扶贫
来源:红凤办  日期:2021/1/6 14:40:49 
 
      2020年,陕西省妇女联合会迎来了70岁生日。七十年来,无数妇女与省妇联产生了割舍不断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们有真挚的祝福想表达、有感人的故事想分享、有无数的心里话想说……今天让我们一起聆听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国际中国环境基金会(IFCE)理事、陕西省红凤工程志愿者协会主要发起人、陕西省妈妈环保志愿者协会理事、陕西省妇联退休干部班理和妇联的故事——
       作家柳青有一句名言:“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有这样一组数据,和着我的生命足迹,留在了黄土高原和八百里秦川。
 
       1973—2014年,我插队、上大学、在省妇联工作,其间曾被下派到基层县区挂职3年。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青年时代,选择吃苦也就选择了收获,选择奉献也就选择了高尚。青年时期多经历一点摔打、挫折、考验,有利于走好一生的路”。
 
       我曾在陕北插队,后来有幸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毕业时因为关注社会问题,我写了一篇有关西安市民办园所的调查报告,被时任西安市主管文教的副市长雷行批转,就分配到了省妇联进入儿童部工作,一干就是11年。
 
       1993年,我成为省妇联第一位下派区县挂职区委副书记的女干部,挂职工作的三年让我终身受益。在可以选择离开妇联到其他部门任职的时候,我选择坚守,在宣传部参与发起“妈妈环保——建设21世纪绿色家园”的志愿者活动。
 
       2002年至今,从事妇女研究和红凤助学18年,其中6年是在2014年退休后。
 
       人生如白驹过隙,转眼沧海桑田,是什么让我魂牵梦绕,退休6年后仍然是心甘情愿、身体力行的红凤工程的志愿者?
 
       是什么让我从一个恢复高考后才得以走进大学校门的年轻女性,成长为一个坚定不移的性别平等的倡导者、践行者、研究者,以志愿者的行动,推动着基层女性的改变,用志愿的力量推动和谐社会的建设?
 
       是妇联为妇女儿童服务的初心。
 
       是妇联培养教育了我,让我始终记得,我们是党的妇女工作者,是党委政府联系妇女群众的桥梁纽带,是人民政权的重要支柱,是代表、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社会团体,每个妇女干部就是桥梁上的一个铆钉、支柱上的混凝土!
 
       最让我动心、动情、出力、行动的就是“红凤工程”助学项目的起根发苗、发展壮大、创新传承、可持续发展。
 
       1995年,当我看到陕西妇女绣制的红凤千花帐这一巨幅绣品在世界妇女大会北京怀柔NGO会场的展出照片时,我正在基层县区挂职锻炼,是担任主管妇联工作的区委副书记的第三年。
 
       1996年,红凤千花帐拍卖成功,基于31.5万元的拍卖资金用作专门资助陕西贫困女大学生实现接受高等教育梦想的“红凤助学工程”启动了,从此这只“红凤”就和五千多名陕西籍的贫困女大学生结缘。2020年的6月毕业季,也是第20届贫困女大学生接受红凤助学基金的帮助,告别母校,以志愿服务防控新冠疫情,迎接新生活的季节!
 
       迄今为止,5691名大学生因体现性别公正的教育扶贫工程“红凤助学”工程,改变了个人和家庭的命运,五千多个家庭因为女孩子接受高等教育,阻断了贫困的代际传播。
 
       目前,这些受过红凤助学项目帮助的女生,接过爱的接力棒,通过志愿服务传递社会友善之举,成为红凤工程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成为红凤工程志愿者协会良好社会影响力的传播者、践行者。
 
       从一个通过参加高考上了大学从而改变了命运的幸运儿,到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陕西省妇联工作,再到组织参与省妇联为迎接1995年北京世妇会而举办的包括刺绣“红凤千花帐”在内的各种活动,到后来成为陕西省妈妈环保志愿者协会和陕西省红凤工程志愿者协会的发起人之一,成为2003年第七届“地球奖”的获得者和2008年中国社会工作协会表彰的“优秀志愿工作者”……从“心动到行动”,是与妇联的结缘,促使我成为实现性别平等的传播者、研究者、倡导者,推动妇女发展的道路。
 
       虽然已经退休6年,我仍然奋战在公益事业的第一线。2019年我担任了陕西省志愿服务联合会的首任会长,和全省的志愿组织、志愿者一起,战疫情、送温暖、做服务、升能力,乐此不疲。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股劲源于服务的群体需要你,源于推动妇女发展、性别平等的愿景任重道远,不敢懈怠。